又到一年清明時,身材單瘦的68歲老人劉金國又一次來到了他守護了40餘年的墓前,沉痛緬懷那些在抗日戰爭中英勇陣亡的將士們,講述自己如何日日夜夜陪伴這些亡靈,魂牽夢縈。長沙縣春華鎮金鼎山村吳寺沖組一座小山頂部的墓地到底有什麼來頭?油茶蒼翠,墓碑靜立,兩塊花崗岩石墓碑上,一塊刻著“中央陣亡將士”;而另一塊則刻著“陸軍七四軍五八師一七三團一營一連邱卋宦之墓”,並註明:“陣亡連長山東人民國三十年”。(紅網)
  當年,血流成河,山河慟哭。如今,四十載的堅守,誰讓老人夢圓?
  烈士縱無名,國家當有愛!
  國家當有博大的胸懷。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立法公祭了。夏曦肅反擴大化的嚴重錯誤,造成了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的重大損失,差點造成滅頂之災,國家把他當烈士祭祀了。歷史在前進,為什麼國家的心胸不能更寬大一些?不分黨派、意識形態、民族、時期、性別、年齡等區別,只要為了民族的獨立,國家的存亡,人們的幸福,社會的前進等作出過貢獻的無名英雄,就應該得到國家的祭祀,這裡面可以有左權、王二小的一席之地,也應該有張靈甫、中央陣亡將士的一席之地。
  國家當有求名的信念。烈士來到人世,都是有名有姓。無名烈士寂然消失在戰場上,可能有多方面的因素,不管怎麼樣,國家應該盡最大的力量搜尋,讓他們的姓名長留人間。想當年臺海暗戰,多少英雄為國捐軀,一些無名英雄被兩岸聯手追尋,無名變成了有名有姓,骨灰重回大陸,這是兩岸聯手的佳話。“陸軍七四軍五八師一七三團一營一連”,這樣確鑿,為什麼不可以繼續聯手,讓那些無名英雄的名字早日跳出來?求烈士大名,猶太民族鍥而不捨讓死者名字再現值得我們學習。
  國家當有關懷的行動。長沙六旬老人為抗戰無名烈士守墓40餘年,類似新聞已經不是一起,兩起。如果諸君有興趣搜羅歷史和全國新聞,恐怕是成百上千起了,類似新聞讀來讓人感動,讓人悲傷。只要為了國家利益、民族利益,縱然烈士某些方面可能氣節有虧,但是人無完人,無名英雄為國獻身,都應受到尊重,無名烈士墓應該納入國家優待範圍。國家怎能虧待為它出生入死的烈侍熱舾闈鴝源庋換崛萌撕模綺簧拼棖擼垂矣心眩幢;す遙�
  陣亡將士身上均無身份證明,至今也沒有他們的親人後代前來祭拜;人們在掩埋屍首時,唯有在邱卋宦連長身上找到了他生前留下的身份印記。多年來,劉金國老人多次去信山東相關部門與媒體,請求幫忙查實,但至今杳無音訊,“有生之年,我會看管好烈士墓,好希望找到連長邱卋宦的後人,對烈士有個交待。”可以歷經波折查找到信息資料奇缺的楊子榮家人,查找身份信息較全的邱連長及其士兵後人應該也不是什麼很大的難事吧?也許,不缺信心缺決心,不缺資料缺行動吧。
  劉金國長年在春華街上給人補輪胎,生活並不寬裕的劉金國老人有生之年守墓,希望給烈士一個交代。“但為國故,少壯從戎。但為民故,生死奉公。浩然正氣,伐罪扶危。泣血錐心,首碎軀糜。”戰士保家衛國,國家不忘英烈,保家衛國,豈能無名?保家衛國,豈能冷落?何時,我們不再讓身材單瘦的68歲老人為給無名烈士一個交代而奔波呢?國家何時才能給無名烈士一個完滿的交代呢?
  文/李雲勇  (原標題:烈士縱無名,國家當有愛)
創作者介紹

harry

ft27ftrs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